新冠疫情后建設行業的變與不變

發布者:徐慧  點擊數:529  更新時間:2020/03/25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給經濟和生活帶來了巨大影響,這是大家始料未及的。新的變化促使我們對未來進行新的思考,中國經濟走勢如何,新冠疫情對建設行業有何影響,企業應怎么樣保持理性以謀劃未來?

  變與不變都是客觀存在的,他們相互影響、相互作用,既是對立的,又是統一的,是辯證的統一。我們應當把變與不變有機地統一起來,認識與把握變中有不變,不變中有變。對未來變與不變的思考,我用這樣一個方程式來表達: W=X*(A+B+C) , W表示未來,X是變量,代表這次疫情產生的影響,A,B,C是三個常量,分別代表中國經濟 “5時代”到來(經濟增速在5%左右)、“4動能”支撐高質量發展、“3要素”是建設企業應對選項。
  (一)新冠疫情不期而遇  經濟下行壓力陡增
  新年伊始,新冠疫情的沖擊引發全球關注。從武漢宣布封城、疫情數字不斷攀升、全國延遲復工復產,讓本來就處在三期疊加、動能轉換的中國經濟面臨更加巨大的下行壓力。正可謂:“屋漏偏逢連陰雨,船破又遇頂頭風”。這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未來方程式中的一個變量。
  新冠疫情給中國經濟帶來了負面影響,特別是在進出口貿易和部分制造業、“吃、游、看、運、學”等消費類產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沖擊,而因為停工停產造成的資金鏈緊張問題也在很多中小企業中蔓延。受疫情影響,大量建設企業出現了復工成本增加、質量安全隱患增加、生產要素組織困難增加、工期履約難度增加、工程建造成本增加、企業利潤水平降低的不利情況,上述“五增一降”的困難局面無疑給企業生產經營帶來巨大考驗。
  2003年的非典疫情,當時有一些人認為非典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會是巨大的,應當調整經濟發展目標。但是,最終的結果并沒有如此。在非典疫情短暫的影響之后,中國經濟進入到一個快速發展的階段,充分表明了中國經濟發展具有很強的韌性。盡管當前的經濟形勢和發展環境,與2003年相比已經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尤其是世界政治經濟格局,出現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關系錯綜復雜,各種不確定性因素不斷增加。但是從總體上判斷,新冠疫情短期內會給中國經濟帶來一定的影響和挑戰,但是不會改變中國經濟的基本面,也不可能改變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勢。
  縱觀人類發展史,當代中國的新型城市化、新型工業化和改革開放市場化的三大歷史性進程不會發生逆轉,中國共產黨人帶領全中國人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不會改變。因此,新冠疫情雖然來勢洶洶,對當前經濟社會影響巨大,但是放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疫情終將過去,影響微不足道。   
  這就像開車在高速路上遠行,突然遇到一起交通事故,汽車拋錨停了半個小時。這時,如果目標行程只有100公里,那么這半小時就有很大影響;但是,如果目標行程是1000公里,那影響就很小;如果目標行程是10000公里,那么這個半小時就可以忽略不計。目前,我國新冠肺炎防治已取得階段性成效,全國除湖北省以外的其他省區市,以及湖北省內除武漢以外的其他地區新增確診病例數已經連續多日保持在個位數和無新增,總體呈積極好轉態勢。各地企業的復工率正逐步提高,其中上海、浙江已超過90%。可以預計,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將會逐步減弱,中國經濟正在逐步恢復到正常軌道。
  新冠疫情對我們的影響,我的觀點是:短期負面,中期平面,長期正面。2020年的中國經濟,仍然值得期待,中國經濟的未來仍然是充滿希望的。    
  (二)中國進入“5時代”  經濟韌性仍然強勁
  認識中國經濟,不僅僅是看疫情這個變量,更要看方程式中的三個常量,要把握中國經濟的基本面。
  首先需要關注的一個常量,就是中國“5時代”經濟的韌性,要正確認識和把握中國經濟的大勢。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密不可分,中國經濟的大勢要放在世界的經濟政治格局或者政治經濟格局中來衡量、來看待。
  習總書記說過“太平洋足夠大,能夠容得下中美兩國”。但是,美國人說“美國優先,太平洋有我們一家正好”,美國人還說“中國共產黨是我們時代最核心的威脅”。這就是目前世界政治格局的一個基本狀態,而政治格局會影響經濟格局。我們應該認識到世界格局的變化,也應當認識到這將引出百年不遇的大變局對中國經濟的重大影響。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體量很大,發展很快。從新中國成立以來,經濟增速從兩位數的增長,到接近10%的增長,再到現在6%的增長,且維持得非常辛苦。顯而易見,中國經濟正在趨勢性回落,我的基本判斷是:中國經濟的“5時代”必然來臨。
 
(中國近10年GDP走勢圖)
    從實際數據來看,2019年中等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下降3.3%,GDP2019年一季度增速6.4%,二季度增速6.2%,三季度增速6.0%,第四季度增速6.0%,2019年全年GDP增速為6.1%。經濟增速已經逐步放緩,但是地產投資增速處于偏高階段,2018年經濟增長6.6%,其中出口和地產投資增速近10%。,2019年全年經濟增長6.1%,其中地產投資增速9.9%。由此可見,如果2020年之后的未來五年出口和地產都進入更常態的增速,則隱含的經濟增速會進一步降低。我們應當認識到中國經濟已由“少年期”進入“成年期”,已不可能維持原來的高速增長,GDP增速的下降趨勢不可避免。
  我們要正確認識和把握這一趨勢,但是并不需要過分憂慮。從絕對量上看,2018年相對于2017年GDP的絕對增量接近10萬億,相當于2000年全年的GDP總量,剔除通貨膨脹的因素,即使只有5%增長率,但絕對增量仍然是巨大的。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高速增長了40多年,2008年我們打破了1972年以來美國第一,日本第二的世界GDP排名格局,連續10年穩居世界第二,經濟總量已經積累到一個龐大的規模,很難再繼續保持一個高速增長的步伐,需要調整姿態,進行結構性改革,增長的步伐必然會放緩,但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每年增長的絕對量依然是巨大的。
  再從全球經濟格局中看,西方發達國家如美國、英國、法國的GDP增長分別為2.3%、1.4%、1.3%,德國GDP增長僅0.6%。相比較下,2019年中國GDP增長6.1%,同樣處于發展中國家的印度GDP增長也只達到5.3%,說明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仍然處于世界前列。
(世界主要國家2019年經濟增長圖)
   中國粗放型的增長要改變,就要進行結構性調整,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必須要尋找驅動經濟增長的新動能,新冠疫情一定程度上也會加速這個步伐。可以看到,疫情發生以后,政府積極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時,及時出臺了一系列針對企業和有利于經濟恢復的重要措施,很多地方政府也因地制宜,出臺了許多應對之策。另一方面,這次疫情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企業轉型升級,促使企業更加深刻地認識到自主創新和產品升級的重要,從而推動企業轉變思想觀念、轉變經營理念、轉變思維方式,轉向精細管理、高質量發展的軌道上。與此同時,能夠渡過難關的企業,則會獲得新的發展機會,獲得更多市場,也獲得更多發展空間,從而加速新舊動能轉化步伐。
  (三)經濟轉型加速  “4動能”支撐高質量發展
  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產業迭代、新興產業、城市群、大基建必將成為重要的動力支撐,也就是方程式中另一個重要常量,即中國經濟未來發展的“4動能”。
  1、產業迭代。是指隨著中國的經濟發展,出現產業更新、老產能淘汰的情況,新舊產業迭代發展勢必推動經濟轉型升級,同時也會給建設企業帶來一定機會。
  2、新興產業。是指因為技術進步和社會發展,創造出很多原來沒有的產業。新興產業通常是以重大技術突破和重大發展需求為基礎,對經濟社會全局和長遠發展具有引領和帶動作用,給中國經濟注入新的活力,新興產業的發展,也必然會給建設企業帶來發展空間。
  作為建設行業來說,關聯度比較大,動力比較足的,也是最應該關注的是第三個動能——城市群的發展,以及第四個動能——大基建建設。
    3、城市群。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經歷了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市化進程。2018年末,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59.58%,2019年已經超過60%,較1949年末提高48.94個百分點,年均提高0.71%。戶籍人口城鎮化率也達到43.37%。目前,城市化發展隨著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也放慢了節奏,固定資產投資(房地產等)已過了快速增長時期。但是中國城市化的規模和空間依然是巨大的,以城市群發展為特征的新型城市化蘊藏著巨大的發展機遇。
  城市化、城鎮化、城市群這三個詞體現了中國城市化歷史進程中不同階段的主要特點。 2006年“城市群”第一次出現在中央文件,2013年以來中央要求把城市群作為推進國家新型城市化建設的主體形態,2019年《中國城市群一體化報告》對我國12個大型城市群一體化水平作出了評估,長三角、京津冀、珠三角三大城市群的經濟份額超過40%。城市群一體化成為高質量發展、區域均衡發展的重要驅動力。
  現階段有8個城市群最值得重點關注,分別是長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成渝城市群、長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關中城市群和北部灣城市群,這些城市群的規劃,是建設行業應該關注的。經濟的發展,是一種客觀的規律,不以人的意志而改變,我們應該充分關注8大城市群的發展。
  城市群的發展,會給我們的建設行業帶來巨大機會。城市群對基礎設施的要求是互聯互通,城市群之間需要有軌道交通、公路交通等,交通起來了,人才會聚集,產業會聚集。基礎設施建設具有所謂“乘數效應”,即能帶來幾倍于投資額的社會總需求和國民收入。
  4、大基建。這是一個非常具備發展潛力的新動能。所謂“大基建”,就是傳統基建和新基建的統稱。這里說的“新基建”,是廣義上理解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不僅包括新時期下傳統基礎設施改造和升級的新需求,同時還包括5G網絡、數據中心、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及體現創新、綠色等新發展理念的科技型基礎設施建設,例如特高壓、高鐵、城際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此次疫情引發出城市醫療衛生、民生工程、社會治理等方面基建短板的補足,將會出現更多機會。5G通信網絡建設、數字化建設、大數據、云計算等科技產業鏈等基礎設施建設也將會成為2020年一大重點。
  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基礎設施是否完善,是其經濟是否可以長期持續穩定發展的重要基礎。基建投資更是我國穩增長、補短板的重要舉措,是逆周期調控的重要政策工具。
  實際上,與國際水平相比,我國基礎設施仍有較大建設空間,我國基礎設施競爭力位列36位,交通類基礎設施排名24位,公共事業類基礎設施排名65位,人均基礎設施水平還較低,盡管我們的GDP總量是排在第2位,但是我們的交通設施是排名靠后,各類的用水、飲水、衛生基礎設施的占量和人均用電量排名,人均公路鐵路網的密度、人均鐵路里程排名都很靠后,這與經濟總量是不相稱的,這就是發展的空間。                                       
  隨著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修復經濟、穩全年增長成為當下議題,加大基建投入也成為對沖疫情負面影響、拉動經濟回暖的重要手段。我們看到,自春節假期后,多地陸續發布2020年重大項目投資計劃或推進情況,部署加快在建和新開工項目建設進度。不完全統計,截至3月5日,24個省市區公布了未來的項目投資規劃,2.2萬個項目總投資額達48.6萬億元,其中2020年度計劃投資總規模近8萬億元。
  總之,產業迭代、新興產業、城市群、大基建這四個方面必將成為中國經濟的新動能,而城市群、大基建這兩大因素對中國建設行業來講尤為重要,而在新疫情的倒逼下,相關需求增長會加快,行業也將出現更多機會。
  (四)建設企業應對 “3要素”必成選項
  我們所處的世界大勢都是一樣的,所處的外部環境條件也基本是一樣的,外部經濟環境和疫情帶來的負面效應疊加,給每一個企業生存和發展都提出了更加嚴苛的考驗。宏觀是我們必須承受的,而微觀則是我們能夠有所作為的。所以,每一個企業應對策略會有所不同。我認為,當今之勢,對一個企業來講,如何實現強身健體做好自己、如何實現商業模式創新、如何實現數字化轉型,這三大要素是贏得未來的關鍵所在。
  1、強身健體。孔子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從某種意義可以說,企業好壞與大勢無關。任何時候都有好的企業,任何時候都有倒閉的企業,就看你自己怎么做,把經營不好都歸結于外部因素,那是無能的表現。
  當前,國際國內環境復雜多變,社會經濟技術發展不斷迭代,新冠疫情也給我們再一次敲響警鐘,企業的經營和管理體制機制時刻面臨市場和新情況帶來的沖擊和挑戰,這不僅僅是建設企業,而且是所有企業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對于建設企業來說,必須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相對的確定性,提高決策正確率,抓住發展機遇,化解各種風險。面對外部宏觀政策環境變化和行業管理體制機制的滯后,我們必須眼睛向內,做好自己,這是強身健體的根本要義。
  從計劃經濟到市場化改革,再到高質量發展轉型,不同時期建設企業的發展要求、發展重點和路徑是不同的。真正優秀的企業,應該順應時代要求,根據不同時期的特點,制訂符合自己企業實際的發展戰略和發展策略,明確實際工作中的側重點和突破口。只有做強自己,才能立于不敗之地。
  2、商業模式創新。借用德魯克的一句話“當今企業之間的競爭,不是產品之間的競爭,而是商業模式的競爭”。商業模式創新是建設企業應對瞬息萬變的外部環境挑戰需要具備的重要因子。
  目前,建設領域比較常見的商業模式創新,包括PPP、EPC、FEPC 、BOT、TOD等。其中PPP模式,因為有效的連接了政府和社會資本,由社會資本去整合社會資源進行基礎設施建設任務,不僅推動整個經濟發展,同時有效降低了政府負債,也成為這幾年政府大力支持和推廣的商業模式。
  2014年財政部發布了《關于推廣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有關問題的通知》、《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操作指南(試行)》、國家發改委發布了《關于開展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指導意見》《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通用合同指南(2014版)》,大大促進了PPP模式在全國各地的快速推進。與此同時,PPP模式在實踐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和挑戰,但這并不意味著PPP已經“死亡”。我認為,PPP模式一要規范,二要發展,要在規范中發展,在發展中規范。國家自2017年以來,出臺了許多新的PPP政策,不斷的糾偏,不斷的調整,目的是讓PPP回歸其本源,發揮其作用。
  PPP的內涵究竟是什么?在我看來,了解PPP,首先應當關注PPP項目的“六個必須”:政府和企業必須長期合作,項目必須能夠融資,企業必須出資并運營,政府必須規制和監管,參與各方必須合作共贏,使用者必須滿意。
  如何更好的化解和防控風險也是PPP模式下需要關注的重點。政府要控風險,降低政府債務,化解系統性風險;國企要降杠桿、減負債,改進考核辦法,追求高質量發展;社會資本的基本屬性是講資本效率、講收益回報。就當前市場實際需求看,社會資本、民間資本具有一定的優勢。因此,社會投資人要不斷提高自己的市場投拓能力、資本運作能力、商業模式設計能力、風險防范能力、全生命周期的管理運營能力這五大能力。同時,也要注意防范政治法律風險、融資放款風險、建設履約風險、項目運維風險、收益回轉風險等經營風險。
  市場競爭,適者生存;市場競爭,強者生存。在日益激烈地市場競爭中,有實力的先知者、先覺者、先行者必將占得市場先機。有遠見的企業,一定會認真研究PPP、EPC、FEPC 、TOD、BOT等新的商業模式,去占領市場高地。因此,作為一個建設企業,要實現合作共贏,要優勢互補,要協同發展,必須著力商業模式的設計創新,創造出符合市場、政府、行業、企業需求的商業模式。
  3、數字化轉型。5G時代的到來,不僅是一場技術革命,也是一場偉大的管理革命,必將帶來思想觀念、工作方式、管理體制機制等方面的深刻變化。這次新冠疫情更加速了企業數字化轉型意識的增強和需求的提升,特別是對于信息化水平較低的建設行業來說數字化轉型尤其如此。
  總體上講,目前建設行業的信息化水平還不高,絕大多數建筑企業的信息化水平正處在“部門級應用”(信息化2.0)階段,達到“企業級應用”(信息化3.0)水平的是鳳毛麟角,“社會級應用”(信息化4.0)還是一種美好遠景。
  當前,擋在我們面前的主要有“三座大山”:一是IT技術與企業管理的“兩張皮”(包括IT企業與建筑企業之間、IT企業與IT企業之間、建筑企業內部之間的“兩張皮”);二是企業內部各部門之間的“部門墻”(包括管理語言不統一、各業務系統規范不統一、平臺頂層設計三個“不統一”);三是企業各層級各專業之間的“數據籬”(包括經濟數據之間、經濟數據與非經濟數據之間、企業與產業鏈、生態圈之間的“數據籬”)。企業信息化、數字化的方向和任務,就是要加快融化“兩張皮”,打通“部門墻”,拆除“數據籬”,實現企業運營管理數據的融和通,大幅度提升建設行業的信息化水平。
  企業數字化轉型,就是要通過現代數字計算與網絡技術的深度應用,實現信息互聯技術與企業管理的真正融合,達到信息和數據的互聯互通,實現管理效率和社會生產力的提高。
  信息化、數字化的核心是計算,而計算的核心對象就是“數據”。企業數據的核心部分是企業運營管理的各類數據,是事物、過程、場景、行動源頭產生的“原數據”。我把建設企業“原數據”分為三類:經濟數據、非經濟數據、產業鏈數據,這些“原數據”必須具備真實性、唯一性、精準性、有效性。原數據的這四個屬性,要求我們在進行管理動作時,所使用的管理語言必須是統一的,是能夠被相關方理解的,是可以用來交流互動的,最終都是要在組織層面融通的。
 
(數據融通三圓圖)
   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數據都是必須通的,企業運營,有時候要遵循一些本質的行業規律,也必須允許存在一些商業秘密。我們要辯證的看待通與不通,要根據行業特點和企業管理本質需求靈活變通,既要考慮共性,又要照顧個性,有對立也有統一。總體上講,企業管理信化必須進行管理語言的標準化,必須制定統一的管理信息因子的數據編碼規則,并且制定一套具體的應用操作規范,才能實現真正的信息“融通”,實現數字化轉型。
  總而言之,企業數字化轉型,是一種管理實踐活動,必須堅持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實踐——提高——再實踐——再提高,如此反復循環,螺旋式上升。
  (五)平安建投應運而生  關注民生發力基建
  乘風破浪潮頭立,揚帆起航正當時。站在中國經濟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轉型之際,國家大力布局發展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之機,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基礎建設投資的時代風口,平安建投應運而生。
  平安建投于2019年12月19日正式成立,總部設于上海,是中國平安集團旗下的全資子公司,專注于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項目投資、建設和運營,致力于實現“兩最一新”的發展目標:平安建投要成為市場最具影響力的基建投資、建設和運營平臺,成為保險資金和銀行理財資金最主要的長效資產配置渠道,成為平安集團關注民生、高質量發展新的增長極。    
  我們通過對市場、對基礎設施領域進行了分析,平安建投的投資領域,從18個全景方向,又劃定了9個重點方向,最終優選聚焦了“鐵、公、城、環、園”5個投拓方向,即:鐵路、公路、城區建設、環保水務、產業園區。我們對每個專業市場又做了進一步研判:鐵路與城市軌道交通市場具有巨大空間,需要聚焦運輸密度大、需求旺盛、沿海沿江經濟發達地區;公路市場聚焦主干線擴建及城市群打通項目,收購優質存量項目等;城區建設需關注人口流入大、市場活力強的八大城市群的城市更新改造、智慧城市、5G科技等項目;環保水務市場聚焦城市污水處理、河道綜合治理等領域的成熟運營項目及新建/提改等項目;產業園區市場則要聚集科技含量高、符合國家產業政策的轉型升級產業和新興科技產業園區等項目。以上這些基礎設施領域的項目將會是平安建投投資的基本方向。
  合則強,孤則弱。中國經過70年的奮斗,尤其是近40年的高速發展,無論是國家層面、企業層面,還是個人層面,財富積累已經十分龐大。但就全社會來講,財富的流動性不足,資金、資產、資源等生產力要素的最優化配置仍有巨大提升空間。中國平安集團作為金融+科技的綜合企業集團,在綜合金融和科技創新上具有明顯的比較優勢和資本實力,但在周期長、收益穩、數量大的長效資產配置上,則面臨巨大挑戰,平安建投成立的初衷就是要在關注社會民生、尋求資產優化配置、實現高質量發展等方面有所作為。平安建投將積極研究創新,不斷探索實踐,致力于符合市場、政府、行業、企業需求的商業模式創新,通過“投、融、建、運、退”五位一體的運營機制,實現資本、資產、資源這“三資融合”,實現中央提出的生產要素市場化最優配置,做提高生產力的促進者、推動者。我們將攜手社會多方資源,擴大合作深度和廣度,盤活存量資產,促進要素流動,發揮資源潛能,服務實體經濟,降低政府負債,助力基礎民生,實現合作共贏,共同促進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
  辯證唯物主義認為,事物的運動發展是變與不變的統一。在中國經濟由高速度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大勢下,建設行業必須正確把握建筑業高質量發展的主旋律,正視一些不確定變量帶來的機遇和挑戰,在變與不變中,認清自己,找準自己,發展自己。
  入之愈深,其進愈難。當干旱來臨,探索者終能覓得甘泉;當黑夜來臨,堅定者終會迎來黎明;當冬天來臨,奮斗者終將贏得春天。希望每一個奮斗者,都能在變中堅守傳承,在不變中創新發展,不忘初心,不避風雨,只爭朝夕,奮勇向前,迎接美好的明天。

(來源:建筑新網)

版權所有 安徽同濟建設集團 皖ICP備11011252號-1
電話:+86 551 62605600 傳真:+86 551 62605600 地址:合肥市東二環路與臨泉路交叉口璟泰大廈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51期